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LoveDigit 爱数码 VR/AR 查看内容

VR/AR从热转凉 追风上市公司“跌落神坛”

2018-6-16 10:10| 发布者: lovedigit| 查看: 187| 评论: 0

简介:6月初,“昔日妖股”暴风集团(300431.SZ)和白马股康得新(002450.SZ)这两个似乎没有太多关系的A股上市公司,同时成为了行业的焦点。5月29日,暴风集团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开始停牌,几天后,其抛出了公开发行股 ...

6月初,“昔日妖股”暴风集团(300431.SZ)和白马股康得新(002450.SZ)这两个似乎没有太多关系的A股上市公司,同时成为了行业的焦点。5月29日,暴风集团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开始停牌,几天后,其抛出了公开发行股票不超300万股,募资金额不超5000万元的定增预案;而6月1日,康得新遭遇了近一年来的第三次盘中闪崩,当日开盘不到15分钟股价便开始大跌,最终以跌停价收盘。

外界认为,暴风集团通过“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这一鲜有上市公司使用的途径进行5000万融资,暴露出其资金短缺的现状。而康得新的闪崩,直接原因是有机构大批卖出,接二连三的闪崩,也让外界好奇这只白马股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一位证券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暴风集团和康得新两家公司有个共同特征,就是大股东均存在高比例股票质押的情况,而这能直接反映出的问题就是,公司大举扩张,资金链紧绷。

康得新集团近期在回应市场质疑时指出,目前,康得集团所持康得新的股票质押率已从99.5%下降至93.65%,且绝大部分已质押股票均具有安全边际。而公开资料显示,暴风集团控股股东冯鑫已经将个人名下95.35%股票质押,这占暴风集团总股本的20.35%。

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暴风集团和康得新在过去几年中,均在拓展一些新兴业务,但是,公司在对这些业务进行大力投入之后,成绩却没有达到市场预期,这让投资者的信心开始打折。

据记者梳理,发现暴风集团和康得新都曾大举进军VR\AR产业,不过,随着VR\AR领域的热度逐渐降温,两家公司的相关业务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VR、AR盛极一时

2015年3月,暴风集团(当时叫做暴风科技,于2016年5月更名)登陆A股时,旗下除了暴风影音系列软件外,VR业务也被重点写入了招股书。

暴风集团在上市招股书中写道,公司在互联网行业软硬件结合领域进行积极尝试,于2014年12月发布智能可穿戴设备“暴风魔镜”第二代产品及配套手机应用APP。其中,产品功能设计包括?“近景IMAX影院效果呈现”、“360?度图片及视频观看”及“沉浸式游戏体验”等。

但到了2015年下半年,暴风集团开始将暴风魔镜的股权进行转让,经过多次交易,暴风集团持有暴风魔镜的股权变得不足20%,暴风魔镜也不再纳入集团的并表范围。

对于剥离暴风魔镜,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当时表示,魔镜近几年都会处于烧钱阶段,剥离后是对母公司负责的选择。尽管烧钱不止,但VR依旧是暴风业务布局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2016年5月,暴风推出了据称是全球首款的VR电视。在暴风当时提出的DT大娱乐战略中,VR也与TV、秀场、视频、文化、影视等其他业务处在同一地位。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他看来,暴风近几年更像是一个“逐风者”,紧追行业热点,从VR,AR到现在的AI,暴风无一落下。“顺应时代的发展,本无可厚非,但是,频繁地进行战略和业务调整,导致主营业务没有扎稳根基,新业务也都处于起步状态。”

数码行业观察者高一洋则向记者表示,因为本身具有一定的品牌基础和认知度,加上产品定价不贵,且有一定的内容资源,暴风最初做VR确实抢占到了先机。但是,从体验上来说,前期的暴风魔镜更像是一个玩具,并没有太强的技术壁垒,可体验度也不是很高。

“暴风入局比较早,但随着那时VR概念的火热,有越来越多的竞争者进来分享红利,也让市场变得饱和。而且对新鲜事物来说,用户粘性都不强,暴风自己也没有加大投入力度,进一步扩张便变得很难。”高一洋表示。

而在VR、AR概念最为炙手可热的2016年,康得新也大举进入该领域。2016年3月,康得新宣布旗下全资子公司将以合作设立专项投资基金的形式投资OSTENDO?TECHNOLOGIES,INC。(简称“Ostendo公司”)。

与此同时,康得新也获得了优先生产、销售、分销基于Ostendo公司的核心技术,或从其技术中衍生而来的近眼式增强现实与虚拟现实(VR/AR)技术的产品的权利。

康得新CEO徐曙在2016年曾表示,康得新是全球唯一整套3D技术专利持有者,是全球唯一3D全产业链制造商,也是全系列裸眼3D终端产品提供商,更是全球首个互联网+3D产业生态链缔造者。

不仅如此,徐曙还提出,康得新将不止步于裸眼3D,未来将沿着裸眼3D——光场技术——全息演示的演进发展路线,从平面显示布局到立体显示。

新的故事

据记者了解,2018年初,康得新发布了“3D+”战略,同时推出融合了裸眼3D显示技术、环境空间感知技术、人机交互整合、人工智能等多项技术的SR(Simulated?Reality)立体混合现实技术。

对于SR,康得新方面认为这将让人们以最自然的方式与虚拟物体进行交互,与VR、AR以及MR相比,SR可以摆脱头盔、眼镜等设备的束缚,所以SR具有更为广泛的应用场景。

据康得新今年4月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康得新已拥有数十款裸眼3D/SR类产品,包括午诺、多科、神显、康佳等十余款手机产品;三星瞳3D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及手机配件;以及3X3拼接墙、广告屏、显示器、医疗显示器等商业显示产品。

但康得新的一位投资者认为,康得新近年来给予市场的预期太多,从实际情况来看,很多都远不及预期。比如裸眼3D,市场本来对这个领域的发展前景就存在不确定性,而康得新大举投入后,虽然在产品技术上有突破,但商业化情况却让人担忧。

不仅如此,该投资者还指出,康得新“募而不投”的行为也有些让人不解。比如2015年和2016年,康得新曾通过定增募集大量资金,但到2017年底,募投项目的投资进度却异常缓慢,最快的投入20.37%、最慢的才0.28%。

其中包括康得新年产1亿片裸眼3D模组产品的项目。康得新在5月中旬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第三代裸眼3D技术及其量产设备是由公司自主并由海外设备厂商生产制造的,由于前期开发和设备制造进程略长于预期,因此预计裸眼3D项目投产时间略有延后,预计于2018年年底投产。

与康得新将裸眼3D升级为SR技术对未来技术进行布局相比,暴风集团依旧将以暴风魔镜为代表的虚拟现实业务作为公司布局下一代互联网的流量入口,但从整体战略上,AI已经接替DT成为暴风集团的主要发展战略。

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一季度财报,其对外披露了公司新业务、新投资发展的潜在风险。暴风集团指出,公司已经从单一的互联网视频业务逐步延伸至互联网视频、虚拟现实、智能家庭娱乐硬件的综合平台,同时,还实现了影视、体育等娱乐内容的全面覆盖和互动。

但是,这些新业务均处于发展初期,未来盈利能力存在不确定性。暴风集团认为,如果公司在开展新业务的过程中,不能准确把握用户需求、市场环境发生不利变化、技术未能达到预期、合作过程受阻、未能吸纳充足的人才等,则新业务无法为公司业绩带来显著贡献,将对公司的经营及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一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这两年,VR、AR产业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迅速,使得一些追逐风口的企业并没有享受到产业红利,不仅如此,整体业绩也受到影响。“讲故事的时代已经过去,接下来,这些企业需要稳扎稳打的发展核心业务,毕竟市场要的是稳定的现金流与可持续的业绩。”

收藏 邀请

开心


羡慕


难过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